访谈散文家许实文学是生活的馨香花朵

访谈 2020-09-19 09:17:43

目前关于到访谈散文家许实文学是生活的馨香花朵这一类的信息是很多小伙伴们都非常关心的,很多人也是经常在搜索关于访谈散文家许实文学是生活的馨香花朵方面的信息,那么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知道此类的信息,小编就收集了一些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

我是你蜕下的鳞片/血肉相连/我是你散落的泥土/归于大地/我是蓬蒿长在你身上/濡染你干裂的皮肤//我也从你苍老的骨殖里诞生/开出盛大的生命/也从你新鲜的肉体上起飞/翻耕梦想的疆域……”这首气势磅礴又充满细腻感情的《致悬壁长城》出自一个看似柔弱的女性笔下,她就是散文家许实。“因姓许,生性实诚,又口拙,故取笔名许实。”许实以这样平实的语言向记者介绍着自己。

和很多作家一样,许实在学生时代就有着对文学懵懂的梦。“我在乡村读初中时,作文会常常被老师夸赞,但是数学和理化却很差,上职高后,我学的是与现在毫不相关的民用建筑专业,这样一个与数学有很大关系的专业,令我焦头烂额,幸好有文学,让我在阅读、练习写作中感受到快乐,伴我度过了懵懂的少女时期。”学生时代的许实每天沉浸在普希金、雪莱、惠特曼等作家的瑰丽语言中。“学生时期的阅读还是有限的,记得一本《文学概论》就读了很长时间,那时学校里没有文学社之类的交流平台,我就走出校园,与(民勤)县文化馆的老师们交流学习。我得益于县文化馆的杨澄远先生的教诲,学习诗歌写作,记得高三时,安徽省一家杂志发表了我的处女作——短诗《雨丝》,虽然只有短短四句,却让我从此燃起了对文学的强烈热爱。”

1993年,按许实的话说是“跌跌撞撞”地毕了业,她又回到了乡村。“乡村是现实的,每天的生计足以让我头疼,文学似乎成了一个奢侈的梦,那时我身边没有人谈读书、谈诗歌、谈小说,让我感到非常困窘和寂寞,于是我就拼命攒钱买书,记得当时还斥5元巨资购得《复活》和《1984年中国优秀短篇小说选》等,文学就像我的救命稻草,让我的灵魂不至于干涸。”许实告诉记者。

但是,日复一日繁重的农忙生活让许实渐渐感到迷茫和麻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奔赴广阔田野,拼命维持生计,那时我觉得文学离我越来越远,诗歌的感觉从身体里消失殆尽……”就在许实非常迷茫的时期,县文化馆的老师们时常到她家看望她,鼓励她不要丢弃文学。“老师们的鼓励只能埋在心里,因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谁也无法让我摆脱现状,只有靠自己。整整十年,我没有阅读,但是现在想来,十年却让我遍尝生活的艰辛和不易,也为后来的创作留下了深深的生活积淀,不经历生活,作品也是无法深刻的。”

十年的停滞期让许实学会了坚强,也知道了文学就在生活里。许实说:“这些艰辛的结晶成就了我后来的散文《生活动荡》《发生在秋季里的事情》《我的腾格里》等篇章,我觉得文学是很奇妙的,吸吮着痛苦的汁液,成长出馨香的花朵。”

文学对于始终坚持的许实并没有放弃,冥冥之中一直给她靠近的机会。“我真正第二次与文字接轨是在2000年以后,我来到城市成了一名记者,十几年的记者、编辑生涯,让我经历了城市生活的丰富、富裕、开阔,也让我看到了城市边缘人和底层劳动者生活的不易,也因为自己的经历,我非常能体恤他们的感受,所以能写出他们的心声。多年新闻稿件的写作,使我对文字有了熟稔的掌握,工作之余又重拾文学,开始了正式的散文练习,经常也有豆腐块小文发表在《嘉峪关日报》和《酒泉日报》的副刊上。”许实说。

在散文练笔过程中,许实发现新闻写作跟文学创作是不一样的。许实说:“一定程度上,新闻语言遏制了文学语言的发展,这引起了我对两种写作语言的重新审视和反思。2008年,我做了报纸编辑,开始专心研习散文写作。从2011年起在《六盘山》《延河》《天涯》杂志上发表散文至今,在写作过程中,我越来越觉得自然文学对我的吸引力很强大,河西走廊丰富的文化,悠久的历史,奇峻的山川令我着迷,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大鹰,高高地盘旋在河西走廊上空,俯瞰祁连山、当金山、黑山、焉支山,这些被狂风抓伤,布满皱痕的山,低飞时翅膀掠过石羊河、黑河、疏勒河河水,溅起的水花打湿我的羽毛,有时候也站立在长城上,在古老的破败的古城墙上垒窝。”

在众多文学类型中,许实以散文最为擅长,那么,她为何偏偏钟爱散文呢?许实回答:“散文与诗歌、小说一样具有文学性,是严肃的,当然夸张的、变幻无穷的书写手法在散文中一样重要。在散文的写作中,我力求其具备小说的广度和深度,诗歌的优美和张力,使其像河流一样流淌在读者的心里。这些我都写在《草湖看日出》《鸟归来》《敦煌,黎明中升起》《河西走廊的烈性阳光》《呼蚕水畔》《流放的城》《废地》等篇章里。”

谈起对自己影响比较大的作家。许实说:“除了一些耳熟能详的中外作家外,我省很多优秀的作家对我都有一定的影响,如叶舟、马步升、雪漠、古马、阳飏、习习、沙戈、向春等,尤其是习习的作品,她笔下的文字像一把把小铁锤击打着我敏感的心,像一团火温暖着漂泊的我,让我这个被生活风雨洗礼的人有了家的感觉,让我这个孤独的人有了依靠,这是文字的力量。”

读许实的作品,有一种游走于天地之间的畅快淋漓之感,看似漫不经心的倾诉如触手般碰触到柔软的神经,她细腻的文字像一个向导,带领读者走向心的归处,让读者惊叹于她超乎寻常的想象力,令人很有代入感。许实说:“很多时候,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只麻雀,蹲在树上,观察河西走廊人们的日常,看吹烟袅袅、鸡鸣狗吠、此起彼伏的孤独村庄;看车水马龙、流光溢彩、喧嚣热闹的魔幻城市,感知生命的脆弱与珍贵。而生我养我的河西走廊,总会以通感的形式出现在我的面前,这里有让我一次次朝圣的莫高窟、永不餍足的汉简,消失的羌人、乌孙人、僧侣、诗人、冒险家,无数次,我陷入这个旖旎的梦中无法自拔,这些便成了我的散文,这些让我的散文文本胀鼓鼓的,内容无限深阔。”

近日,许实的最新散文《黑水,白水》发表在《广州文艺》上。散文家习习点评《黑水,白水》:“显然,行文需要依托大量的行走、考察、历史资料的搜寻等,可以说,这样的文本自带分量。”的确如此,在前期写作中,许实奔袭400多公里赴金塔、额济纳旗,沿黑河行走,在荒旷的戈壁,寸草不生的沙漠,破败,了无生机的古城遗迹出入。“两年的行走,才产生了这样一个文本。但是如何写好这个文本,需要阅读大量的历史资料,搜寻这些资料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行走到写作又是两年时间,在行文中我燃烧自己旺盛的热情和想象,让作品中久远历史背景下的人们的生活显出多彩和丰富。我想,其实我们的祖先的生活是富裕的,他们靠自己的智慧和劳动创造了多姿的文明,他们和我们一样追求高品质的人生,让短暂的人生辉煌,为子孙开疆扩土。当我站在古城遗迹上时,总是心潮澎湃,当我走进茫茫戈壁时,总是那么自由和舒畅,当我想到古人们认真生活时,我就更加热爱我的生活和属于我们的时代。”许实说道。

近几年的许实很少有娱乐时间,读书成了生活的最主要部分。许实说:“我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要把阅读课补上。于是,我近乎执拗地一批一批购书,读书。”如今,许实的书房摆满各类书籍,俨然一个小小图书馆。“静静地在书房阅读,阳光悄悄滑过屋檐,雨滴打在窗玻璃上,鸟雀蹲在窗棂上,无论安静或吵闹,都让我感到踏实而快乐。这些书籍让我长高,让我丰沛,让我懂得了爱,懂得了坚强,懂得了孤独、懂得了爱与美……”

河西走廊的荒旷和冷寂成就了许实特有的散文语言,在书写这些时,她感到了散文表达的自由和无限,感到了散文的魔力。许实说:“我本没有多少文学天赋,但是热爱文学却成了一生的事情,和文学痴缠了几十年,都缘于少年的梦想。少年时期的这个梦想一直伸进中年甚至老年,我想我会让少年的梦想直达生命终点。愿自己能为河西走廊留下丰富的文字,期望自己把河西走廊的山山水水写一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