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那多让悬疑小说温暖彻骨

访谈 2020-09-26 09:11:35

目前关于到访谈那多让悬疑小说温暖彻骨这一类的信息是很多小伙伴们都非常关心的,很多人也是经常在搜索关于访谈那多让悬疑小说温暖彻骨方面的信息,那么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知道此类的信息,小编就收集了一些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

今年夏天,《隐秘的角落》出圈,其原著《坏小孩》同时迎来了一波大热。从《第十一根手指》到《坏小孩》,越来越多优秀的悬疑小说被挖掘、追捧、推至浪尖,它们兼具缜密推理和冷峻洞察的特点,尤其受到青年群体喜爱。我们仿佛能够看到,一个更为广阔的国产悬疑IP江湖,蓄足了力,正在崛起。

当然,一部部亮眼作品的诞生,离不开一批批持续潜心深耕的作者们。在作家那多看来,创作这种类型小说的过程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我们都是不仅关注行为本身,同时还试图刺穿背后的人心,每一落笔都在探讨一个人何以至此。”

虽然大致由同一个命题出发,但每一个成熟优秀的作家,实际上也都需要独自摸索。“在百花齐放的大环境中确立自己的风格,这其实是一条漫长的夜路。”那多谈到自己在创作的过程中会始终把曾跋涉而过的前辈当作星光,借此照亮前方。《骑士的献祭》,就是他近段时间以来体悟和尝试的成果。

这是一个意味深长、令人悲愤又刺痛的故事。一位流浪汉钓鱼,竟发现了装有尸块的蛇皮袋,警察老冯接到报案,很快将嫌犯锁定。走访取证前,他本以为这就是一桩典型的恶性谋杀案,但他没有料到,凶手李善斌是众人口中的“老好人”,他杀死最爱的女人,是出于悲悯和善良;他犯下残忍的罪行,是为了解除家人的痛苦……

读罢,它给读者留下的是一声叹息和一阵反思。善恶的边界在哪里?行善与作恶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在《骑士的献祭》中,那多直面看似悖谬的逻辑,用这个至冷、至暖、至压抑,也至酣畅的故事,发起的即是一场有关于这个话题的探讨。

“故事最初的原型,是2011年真实发生的一起刑侦大案。”惯有的认知总是告诉我们,刑事的导火索或许是难以排解的恨,是钱财引发的争端,但几乎不可能是爱与善意。因此,这起“那多的警察朋友从警多年来遇到的唯一一起因善杀人案”,就像一阵巨大的冲击,在那多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往后那些试图平静、无法释怀、又反复惦念的日子,催生了那多对人间更深层的思考,驱使他提笔写下了这部小说。

那多所刻画的主人公李善斌,是手段残忍的凶手,同时也是慷慨勇敢的骑士。“当你剖析,会发现作为爱人和父亲,他就像一个骑士,一直保持着守护的动作。”在那多的解读中,一个真正的骑士,会付出全部的爱与尊重,让这份守护高于一切,而当遇到了极端情况,守护也就意味着奉献生命。因此,“骑士的献祭”,其实就是那多对李善斌这个人物背后情感色彩的高度概括。

关于故事最终的走向与结局,成书的封面就像是一种隐喻,让我们可以借此窥知一二。大面积的黑色作为底色,鲜红的花瓣飘散周围,一个父亲牵着一个女孩,往火光处走去。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女孩还有一个回望的动作,和小说的内容非常契合。“毫无疑问,他们是走在苦难里的,至于到底是走入苦难还是走出苦难,我相信读完小说以后,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解读。”那多说。

除了大量围绕着主人公李善斌展开的情节以外,小说还从即将退休的警察老冯这一视角,开辟了另一条支线。通过老冯,我们更贴近地观察着案犯一步步走向深渊,却始终无能为力,这种好比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的压抑,能够激发出平淡琐碎的生活无法带给我们的情感。恰好老冯是一个情感缺失症患者,在与主人公李善斌产生互动、摩擦的过程中,他也同时受到浸润,最终不治而愈。

“其实警察老冯这个人物,在某种程度上是我自己的写照。”那多坦言,自己曾经是一个情感比较淡漠的人,尤其在小时候,即使身处亲人追悼会这样哀伤的氛围之下,也掉不下一滴眼泪。但随着年纪增长,到了三四十岁的时候,共情能力慢慢在那多的身体里生长了出来,他从原来的不受触动,到现在哪怕看一场电影都会经常流泪。

而将警察老冯的年龄设定在快退休的人生阶段,同样蕴藏了那多的一份巧思。

“我描写老冯,就是在折射每一个已经迈过少年时代,走在了中年的人们当下的普遍状态。”人到中年,不再面对各式选择眼花缭乱,也发现世界的大门好像对自己关小了一些,再不能够随心所欲地去往任何地方,但身上依然还有力气,人生的长度也还有长长一段,此时该向何处?做什么?老冯,就像是指引着我们去面对、去解决的一面镜子。

用绵密冷静的文字,剖开生活的暗面,需要复杂的逻辑推理往往是这一类型小说的特点。但从那多开篇即点明凶手的写作手法来看,我们不难发现他更多地将聚光灯打在了对善恶的探讨、对人性的追寻之上,“相比于逻辑类,我更愿意把这本书归为小说,因为我想要传达的内容并不在于凶手是谁,而是他的内心如何。”

与上一本《十九年间谋杀小叙》包含了一个复杂、崎岖、时间跨度极大的故事不同,为了更深入、更全面地展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同时传递他的感知,构思这本书的期间,那多在写作上进行了一些取舍,也对很多情节做出了放弃,这算是一次新的尝试。“《十九年间谋杀小叙》是重兵器,它像一把大锤、一柄方天画戟、一根狼牙棒,而《骑士的献祭》只是一把轻轻巧巧的短匕首,但它足以支撑奋力一击,同样也能一招致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