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诗人高鹏程

访谈 2020-09-28 09:34:07

目前关于到访谈诗人高鹏程这一类的信息是很多小伙伴们都非常关心的,很多人也是经常在搜索关于访谈诗人高鹏程方面的信息,那么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知道此类的信息,小编就收集了一些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

1、你是从哪一年开始诗歌写作的?是什么激发了你最初的诗歌写作?

多年前读大学时,尝试过几次造句练习,毕业后慢慢放弃了。直到十多年后的2005年年底。当时我借居在浙东滨海的一个县城里。在老城区的一间废弃的播音室,一次上网查资料时,偶然点开了一家诗歌网站,忽然发现有很多人在写诗。刚好手边也有几本借阅的杂志。看了上面的诗,忽然觉得自己也有话要说,于是开始写诗。

2、请选择2—3位对你的诗歌创作最有影响的古今中外诗人或艺术家。

我生性疏懒,几乎没有系统地研读过哪位诗人或者艺术家的作品。受影响比较大的是一位美国画家,名叫安德鲁怀斯。一个被誉为“怀乡写实主义绘画大师”的著名画家。一生都住在美国宾西法尼亚费城郊外的恰兹佛德村,只有夏天才偶尔会去缅因州的库辛村去度度假。两个村庄的人加起来也只有一百多人。他的作品题材和人物几乎都来自这两个村庄。但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世界级的画家。“我连身边的宝藏还没有完全探测过,为什么不应该在一个地方长住,以便发掘得更深?”这就是怀斯给我的启示。生活地域的狭小并不影响艺术创作视野的纵深与开阔。他的画风高度写实有高度抽象概括,喜欢描绘秋冬时节清冷悲寂的事物,笔触细腻写实,但是却又深含象征意味。他笔下的人物大多沉默寡言,但是却传递出了对生命本质的沉思与关怀。怀斯的这种艺术气质非常契合我的审美倾向,他的这些绘画方式也对我的诗歌表达带来了莫大的启示。在后来的诗歌创作过程中,陆陆续续读过一些大师的作品,比较喜欢的诗人有博尔赫斯、沃尔科特和特朗斯特罗默。国内的,我喜欢于坚和胡弦等人的作品。

3、请提供你自写作以来的 10首代表作题目(每首请注明写作年代)。

《河流》2005年10月;《石浦教堂》2006年2月;《乌云》2011年5月;《鸟》2011-4-20;《钟声》2014年2月;《寒山寺》2014年11月;《灯塔博物馆》2014-12-12;《旧货市场》2015年10月;《海边空屋》2016年12月;《风门口》2016年5月;《留在纸上的诗是一首诗的遗址》2018年12月。

4、你写诗一挥而就,还是反复修改,还是有其他写作方式。

我干过很多工作,大多与诗歌或者写作无关。属于自己的时间并不多。诗歌更多来自我睡前的阅读与沉思。尤其是当别人的文字触及到自己生活或者内心体验之后,我会联系到自己,用自己的方式写下一些片言只语,然后再琢磨怎么样用合适的方式把它呈现出来。在时间相对充裕之后,我也在开始尝试一种自觉的有计划的创作方式。

5、你如何看待生活、职业与你诗歌写作的关系?

前面说过,因为谋生需要,我从事过很多工种。生活的地方也从海边渔区小镇,到小县城辗转换过很多地方。对我而言,生活际遇和职业经历对我的写作影响很大。我几乎所有的写作题材都源于此。比如我从事我新闻采编职业,也从事过安全生产监管职业,看到过不同阶层人的活法,也看到很多灾难和事故。生死之间,影响着我的生活态度,也影响了我的写作向度。

6、你关注诗歌评论文章吗?你写诗歌评点、评论和研究文章吗?

关注。偶尔也会写一些评点、评论文章。

7、你如何评价现在的中国诗坛?

我非常羡慕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种诗歌氛围。但并不认为那个时候的诗歌生态是正常的。用燎原老师的话说,那个时代的诗歌干的都是大活。其最突出的标志便是诗人的角色体认中,习惯性的“大我”情结,诗人在写作中并不是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民族、历史、真理在说话。且无论作品的篇幅大小,大都冲动着警世启蒙的主题指向。而目前的诗歌氛围我觉得是正常的。我还是借燎原老师的话来说:诗歌和诗人已经调整并确立了自己的姿态。其本质特征,便是诗人角色的个人化、常规化。诗歌写作已经是个人的事。一个诗人无论书写什么,他都代表他自己,都是依据自己在本时代的生存位置、关注焦点、心理诉求,言说自己的感受和问题。而目前的社会氛围也没有逼迫诗人去成为英雄或者神的代言人。这种氛围反而会让诗歌精神形态空前丰富,个性十足。

8、请写出你认为最重要的三个诗歌写作要素。

阅读。生活。现场。我一直觉得:一首好诗,往往是作者的阅读经验、人生际遇和生活现场的结合。阅读经验,更多地会转化成为一个写作者技艺方面的东西,人生际遇往往决定写作者的创作题材和倾向,而来自生活现场的富有象征和隐喻质地的细节,往往就是决定一首诗具体成败的关键。前两个和后一个可视为因果。缺乏大量的阅读和生活积累,你很难在生活现场捕捉到有意味的细节。所谓功夫在诗外,大约也就是这个道理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