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批评家要关注文学现场

访谈 2020-09-28 09:47:37

目前关于到访谈《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评论》主编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贺仲明批评家要关注文学现场这一类的信息是很多小伙伴们都非常关心的,很多人也是经常在搜索关于访谈《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评论》主编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贺仲明批评家要关注文学现场方面的信息,那么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知道此类的信息,小编就收集了一些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

近日,《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评论》在广州创刊,羊城晚报记者就广东文学批评话题独家访谈主编贺仲明。

羊城晚报:《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评论》第一期是否已经完成?可以分享一下主要内容吗?

贺仲明:刊物马上就印出来,已经编辑完成。设置了一些固定的栏目:文学前沿,思想圆桌,粤港澳大湾区研究,网络文学研究和非虚构文学,新时代文学研究,作家作品评论,包括海外华文文学研究。

羊城晚报:在编辑审稿过程中您有哪些标准?

贺仲明:作为主编,一个是领导刊物的编辑团队,完成刊物的编辑出版发行的所有工作,具体来说,最主要的工作是在稿件的选择和编辑方面,按我的标准,文学评论文章质量第一,要有思想含量,要有创新,较好的表达,这些都是最根本的要求。

羊城晚报:办刊方向和主要目标?

贺仲明:我们会继续关注网络文学,体现粤港澳地区的特色,粤港澳地区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岭南文化,第二个就是现代城市群,高科技比较发达,栏目的设置和办刊适当要凸显特点,现代高科技的发展,前沿的问题,人工智能,网络文学,科技与人文,科技发展带来人文的观念的变化,等等。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地域性的概念,但是视野点要更宽阔更有高度,还要有一定的篇幅来关注支持粤港澳地区的文学文化,适当地侧重于粤港澳地区的发展。

羊城晚报:您怎么评价当下广东文学批评现状?广东文学批评在全国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贺仲明:广东文学在全国文学发展中,作出了很多贡献,但有影响力的作品不多,文学地位不如经济地位。就文学批评而言,广东有不少优秀的批评家,但是没有形成团队的效应,也没有达到在国内批评界有影响力的高度。

文学批评要有自己独立的声音,近些年虽然有“粤派批评”的说法,但这是一个整体的概念,还应该有更高的期待,广东的文学批评界与创作关系不是特别密切。

羊城晚报:广东新生代批评家在当下呈现怎样的面貌?

贺仲明:文学发展还是要靠年轻人,包括“70后”“80后”“90后”,广东青年批评家还是比较活跃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态势。但从个人来说,一定不能太浮躁,要真正写出有分量、有价值的批评文章、著作,从整体来说,形成自己独特的声音。不要简单地人云亦云,失去了创造性。注重文本细读,不要太空泛太浮躁的批评,要落到实处。作为一个优秀的批评家,要有理论的高度,有对文学的独立素养。从整体上说,文学批评,尤其是青年批评家,还是要关注文学现场、文学现状。

羊城晚报:也有人认为当前的文学批评存在失语现象。

贺仲明:现在不同于上个世纪80年代,批评的现状跟整体的社会氛围相关。80年代刚刚改革开放,文化氛围比较浓厚,当下经济主导,消费文化对思想的多元构成了一定的限制和压制。当前不仅仅是广东,乃至全国文学批评界,都有缺乏阐释文学能力的问题;面对文学现实,缺乏概括能力,缺乏有针对性的批评,此外学术评价体制也是一个原因,批评学院化的弊端一直存在,学术体制限制了创造力,学院化批评四平八稳限制了创造性,批评家百分之九十都在高校,缺乏灵活性。

羊城晚报:据您观察,广东文学批评界是否有引领潮头的领物?

贺仲明:无论是文学创作还是文学批评,最好的态势不是一定要有领物,更多的应该是构成一种齐头并进;不一定有谁带头,多个高峰齐头并进良性竞争,能够更好地促进文学创作。

阶段性还是有的,批评和创作一样,广东在不同时期起到不同的影响。当前的文学批评界也一样,但文学批评是个人化的行为,可以说有相互的协作呼应,有一些概念从文学批评来说,当时影响很大但是后来没什么价值,也有一些当时影响不大但是后来很有价值,文学不是一个“新闻效应”,应该是一种长期的体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