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孟白游走在理想和现实之间

访谈 2020-09-29 09:43:51

目前关于到访谈孟白游走在理想和现实之间这一类的信息是很多小伙伴们都非常关心的,很多人也是经常在搜索关于访谈孟白游走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方面的信息,那么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知道此类的信息,小编就收集了一些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

孟白:

北京市丰台区政协委员,九三学社第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现任学苑出版社名誉社长兼总编辑,北京九三王选关怀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学苑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民间文化论坛》总编辑,北京海淀工读学校名誉校长,中国地理学会理事,中国编辑学会理事。

见到孟白的那天,是在他已“执印”了25年的学苑出版社。一同走到楼梯间,地上有一块污渍,孟白顺手捡起抹布,很自然地蹲下身子擦掉了。这朝夕相对的9000多个日夜,让他与学苑出版社,互相建立了千丝万缕的依赖。

学苑出版社坐落于北京的方庄地区。30年前,方庄地区曾是新兴北京社区的先行者,大型社区、医院、银行、学校、超市像是“一夜间”就盖了起来;30年后,它逐渐变得普通,充满温情的市井气息。

出版业也一样。历经过上世纪80年代的辉煌,“印书就像印钞票”,只要印书就能卖出去,卖出去就能赚钱。随着数字阅读的蓬勃兴起,图书各项功能日渐衰弱,实体书店开始萎缩。

在一些年轻人眼中,出版行业已是“夕阳产业”。图书品种越来越多,定价越来越高,而库存越来越大,出版商利润越来越薄。甚至有人说,传统出版业已进入“死循环”:不做书等于等死;做书,则早晚要死。

“你说说,出版社和印刷厂到底有什么区别?”孟白冷不丁抛出了一个问题。

剑走偏锋

“学苑”象征着文人聚会和问学之所,源于宋代文学家苏轼的诗句“笔砚耕学苑,弓矛战天骄”。1987年,九三学社成立了自己的出版社——学苑出版社。

学苑出版社并不大,影响力却不容小觑。经过多年深耕,学苑出版社以“非遗”为出版物核心,在中医药、民俗民间文化、戏曲、历史景观等出版领域位居全国前列。

据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原部长穆建民回忆,学苑出版社成立之初,“就像一个学走路的孩子,懵懵懂懂、跌跌撞撞”,出版社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办公地点东租西借。在出版选题方面,片面追求经济效益,跟风出版、选题雷同、抄袭热点的书籍不在少数,这期间学苑版图书种类庞杂,甚至不惜牺牲社会效益换取经济效益,1991年一度遭到停业整顿。

孟白来到学苑出版社后,为形成小而专、特色明显的品牌影响,主动放弃了中小学教辅、大众文学类图书,“砍掉”了一些正在赚钱的项目。

25年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一词尚未为世人所知。中国传统民间习俗、民间传说、少数民族风俗、传统手工艺等,都是无人愿意开发耕种的“荒地”。

孟白偏要独辟蹊径,把这“荒地”锁定为根据地。

这种魄力,在当时不被一些人理解。

但孟白坚信,收缩是为了聚焦,为了深耕。“我们要全面收缩战线,把五个手指收回,变成一个拳头,这样才能重拳出击,形成自己的特色。”

事实验证了他的决策正确。

收缩5年,学苑出版社平均年利润增长了20%。而长远看来,正是这种“剑走偏锋”,让学苑出版社成就了自己的特色。

“我们做的不仅是对传统文化的收集整理,更重要的,是对生活方式改变后行将消逝的文化大力抢救。”孟白强调,“文化遗产的保护是在与时间赛跑”,出版人有责任也有义务对行将消逝的文化进行记录,“前人想做却不能做,后人能做却无对象可做,我们要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下来,以待后人开发,是出版人义不容辞的使命。”

经过长期开拓与深耕,学苑出版社的民俗、民间文化、古代器作等图、书出版已初现规模。被称为“一种新的出版物样式”的历史景观复原图系列,已出版《圆明园原貌图》《平遥古城》《大汉长安复原图》《盛唐长安复原图》《天坛清代全盛图》《重庆母城老地图》等。而渐成系列的“北京史地民俗”“地方历史文化”“西部地方文化”与文物、考古、收藏系列的图书相互呼应,形成了记录中国传统生活方式的社会风情书卷。

图书出版市场尽管竞争激烈,但孟白不想做“快餐”,“既然搞出版,总是希望给后代留些东西。比如说多年之后学者写论文或写书的时候,参考文献里还能列上我们出版社出的书。”

情怀与赚钱

孟白的微信名是“孟什维克”,是俄文“少数派”的音译。

他相信,真理有时真的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当被问到,信念曾经动摇过吗?

孟白笑着说,“怎么会不动摇呢?我经常动摇。”

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套40卷的《中国京剧流派剧目集成》。

那是2000年,文化艺术出版社原社长、出身京剧世家的黄克先生有感于各流派创始人相继辞世,大量流派经典剧目失传,“京剧该画个句号了”。于是便有了将很多濒临失传的各流派、各行当代表性剧目发掘整理出来的设想。

毫无疑问,做这套书投入非常大,社会反响也会很好。但是,市场认可吗?很难讲。

黄克先生当时找了很多大出版社,屡屡碰壁。有学界的朋友告诉他,学苑出版社的孟白也许愿意做这套书。于是,他们决定来碰碰运气。

几位京剧界的老先生,先凑在一起商量带上哪些资料去见孟白,“怎么能在几个小时内说服他”“不行就去两次”。

等见到孟白,只谈了5分钟,这事就拍板了。那5分钟里想了什么?孟白说他自己当时在心里默默算了一笔账:这套书前期总投资大概300多万,计划分几年出完,那么每年投入是四五十万。“即使全赔,我们社也负担得起”,于是,“就这么定了”。孟白笑着说,“要是连续十年,每年赔300多万,那我可真负担不起。”

做书的最初几年,孟白手心里一直“捏了把汗”。

这套书,一做就是十几年。不仅没有亏钱,还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影响,更是让学苑出版社“意外”地开拓了戏曲领域的图书出版。

《中国京剧流派剧目集成》自2000年立项,至2015年出齐40集。获“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入选中宣部“书影中的70年新中国图书版本展”,入选“十一五”“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入选新闻出版总署“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出版工程,入选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依托该项目,学苑出版社先后策划了《中国戏曲脸谱》《民国京昆史料丛书》《民国话剧文献汇编》《昆曲史料与研究丛书》等一系列重点图书,其中入选“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共计8项,“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2项,“国家出版基金项目”6项,“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项目”5项。这些种种,奠定了学苑出版社国内戏曲图书出版重镇的地位。

拿到出版基金的第一件事,孟白给所有作者加了稿费。合同里签的稿费是100多万,“现在国家给钱了”,孟白主动“让利”,把稿费翻了一倍,又追加给了作者100多万。

“因为我们一块共患难过,人呐,不能那么短视。”

下“笨”功夫

出一套好书,不仅有来自经济和市场的压力,编辑工作也十分繁难。接手《中国京剧流派剧目集成》时,责任编辑潘占伟感受到“责任重大”,这套书开创了一种新模式,首次“用文字记录的方式将立体的舞台表演艺术呈现出来”。

不同于以往将唱段和念白的文字整理成文学剧本,也不同于中国京剧“音配像”经典工程主要依靠音像资料。凡与舞台演出相关之事项,诸如人物行当、服装扮相、脸谱勾画、念白、唱腔、音乐、伴奏、身段把子、舞台调度,无不一一记录在案。

核心乐谱是最复杂的部分。重要唱段都是双行谱,上面是胡琴谱,下面是唱腔谱,还要配合锣鼓。专业人士参照这样的剧本可直接排出戏来。

在唱腔部分,先是老艺人口述,再参考录音录像,最后简谱记录。在身段表演部分,濒临失传的剧目,要听老艺人讲,请他们演示,一招一式用术语详细记录。“连情节中如何表演,角色间如何移动,表演时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的体现,歌唱时板式旋律的具体唱法,甚至重要念白的重点要点,都一目了然。”如此整理下来,200余出剧目,堪称涵盖表演、导演、音乐、服饰、化妆、舞台美术等京剧艺术的宝库。

这套丛书的学术顾问委员会非常“大牌”,有多位著名学者和京剧名宿,前后调动京剧界30多家单位200余人,行程逾5万公里,遍访分布在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浙江、湖北、辽宁、吉林、黑龙江等地的京剧流派传人。

潘占伟记得,与编委会一起去上海拜访徐碧云先生的弟子毕谷云先生时,正是夏季。高温炙烤的上海,空气潮湿闷热,这让北方人潘占伟很不习惯。更让他沮丧的,是初次到访时毕老先生的戒心。“你们真能做成这么难的一个工作?”第一次到访,毕老先生以各种理由推脱,这个资料要搬家,那个资料不好找。潘占伟无功而返。

一次不行,就去第二次、第三次。渐渐地,毕老先生看到了潘占伟的诚意,也看到了前期整理成果,被感动了。最终,濒临失传的《绿珠坠楼》剧本完整地整理出来,潘占伟和毕老先生也成为忘年交。潘占伟再去上海,还时常约毕老先生一起聊聊天吃吃饭。

不是所有努力都会结果。但坚持不懈,必有回响。

2020年9月8日,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学苑出版社名誉社长、总编辑孟白受邀出席并作《图书中的老北京》主题演讲。

聚光灯下,孟白指引着两名助手,将一幅宽1米、长1.6米的卷轴缓缓打开。

这是手工绘制的复原的圆明园原貌。昔日的宫殿、湖泊、山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史料中的文字、木刻版画中的线条,一点一点地被勾勒、构造。根据史料调配出的色彩,把园林晕染“活”了。

“这里面大到每一个院儿,小到每一个房子是几根柱子,都是根据历史资料复原的。”孟白指着画卷说。

被焚毁前的圆明园到底有多美?十几年前,学苑出版社立志做这件事:绘制圆明园复原图。与常见的旅游图、历史地图相比,复原图融入了大量文化信息、立体的艺术视角,直观地再现消逝的山川地貌、历史人文景观。对于没有图照的庭园、亭台楼阁,要靠文字记录的尺寸、材料、方位,“还原”它们本来的模样。

刚开始,面对着“无米之炊”,编辑们就像着了魔似的,疯狂搜集关于圆明园的一切。文字、绘画、照片、古地图、版画、诗词……不管是单独成册,还是刊载在报纸、杂志、网页上,哪怕只有一句可用,都要拿到。

历时8年,学苑出版社正式出版了《圆明园原貌图》。这背后,凝聚了30余位建筑、历史、美术等专家学者的专访,100余万字文字资料,以及上百幅古画、地图、老照片。

下“笨”功夫,在孟白“执印”的25年中,已渐渐成为学苑出版社的传统。

说真话的“强迫症”

孟白时常笑吟吟的,嗓音也并不大。但一开口,却着实有股气势。他说自己曾经“口出狂言”:“研究‘非遗’领域的学者,如果说不知道学苑出版社,那他肯定研究得不够透。”

孟白的办公室里,书架、置物架、写字台上,乃至地上,整整齐齐码放着书。他有“强迫症”,每一本书都由自己摆放。杂志也是按时间顺序摞起来,“最新的要放在最下面”。

朋友和同事提起他,都不约而同谈到了“情怀”。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许进是孟白的老朋友,在他眼里,孟白是既懂业务又政治可靠,既有情怀又会算账的多面手。从创立之初的白手起家,如今的学苑出版社积累了不菲家底,还自购了1407平方米的办公用房。

九三学社中央书画院副院长王文英认识的孟白“有小脾气”,不喜逢迎。“大家都说要抢救文化,但喊口号的多,孟白却在踏踏实实做事。”一次偶然的机会,王文英才知道孟白在工读学校做公益。工读学校是介于学校和少年管教所之间的一种特殊学校,大部分学生是处于社会边缘的问题少年。孟白在任名誉校长的北京海淀工读学校建设了“学苑书屋”,捐赠适合师生阅读的图书;他努力说动一些著名学者甚至国家领导人到学校与师生交流;利用学苑社的资源,他还尝试培养学生学习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孟白还利用一切机会,呼吁社会对工读教育给予更多关注,消除误解,加强人文关怀。

“活得太真”是王文英对孟白的另一个评价。“我说话从不背着人。”孟白对于敢说真话有一种本能的“强迫症”。

曾有位内蒙古的九三学社社员,因耳聋无法与外界交流,但醉心于翻译国外科技资料,最大的心愿是作品能付梓面世。一位领导听闻后,为其精神感动,代为作序并将书稿交给学苑出版社。把书出了,对社员是慰藉,对领导交办是回应,本是皆大欢喜之事,但孟白仔细看完书稿,却不同意出版。“这位社员是自学成才,英语翻译水平不过关,最重要的是,美国医学家这本书自身科学性也有待商榷,有‘伪科学’之嫌。”孟白列出详细审稿意见退稿,并和这位社员诚恳沟通,最终社员也坦然接受。

故事还没结束。在沟通中,孟白了解到这位社员生活清贫,家中连电脑也没有。他于是以学苑出版社名义,为其捐赠了一批英汉词典和一台电脑,派人到内蒙古去,“手把手教了三天”,教会他如何使用、上网。“领导是好意,想帮一个社员出版劳动成果。我们没有帮成,但是我们尽所能,从别的方面帮助社员同志。”

到这里,孟白觉得这事才算“画了个比较圆满的句号”。

到最后,孟白才开始回答最初的那个问题,“如果只是找到一个作者、出本书,这样的出版社和印刷厂没区别。”孟白说,出版社的真正使命是主动出击,提出自己的想法,并想方设法实现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