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95后对话青年科幻作家崔榕写作者应该去追求绝对的想象

访谈 2020-09-30 09:47:58

目前关于到访谈95后对话青年科幻作家崔榕写作者应该去追求绝对的想象力和故事这一类的信息是很多小伙伴们都非常关心的,很多人也是经常在搜索关于访谈95后对话青年科幻作家崔榕写作者应该去追求绝对的想象力和故事方面的信息,那么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知道此类的信息,小编就收集了一些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

崔榕:我接触科幻其实是很巧合的。虽然我一直喜欢幻想文学,但之前并没有怎么阅读过,阅读得更多是外国的一些名著作品。我大一的时候无意中进了一个科幻的群,一开始只是想凑热闹,但是后来认识了不少朋友,也对很多事情有了新的认识。

写作者其实最难熬的,除了孤独,其次就是没有方向。我为了模仿一些作家一度还学来了很严重的翻译腔。而在科幻群内集中了很多科幻的写作者和阅读者,这些朋友对我的进步起到了不小的帮助,在这里我能得到比较直接的反馈,也确实摆脱了以前的胡乱生长。

我一直感觉网络文学其实并不适合年轻的写作者成长,纯文学的风格又非常不适合我。科幻可以说是类型文学中的一匹黑马,并且它本身自带创造力,非常吸引我。我曾经幻想科幻的崛起说不定也能够带起来奇幻等等其他类型,不过目前看来道路还很远。

问:您是如何定义“科幻”的?

崔榕:我觉得科幻和奇幻发于一脉,都可以追溯到人们对于世界的幻想,只是最后演变成了不同的体系。对我来说重点其实并不在于“科”,要一个作者去追求绝对的“科”,实际上不是特别可能或者合理,但是一个作者应该去追求绝对的想象力和故事。科幻对我来说始终是个载体,就像载满乘客的飞机,我更在乎的是人能不能到达,至于飞机本身,不掉下来就好了。

问:专业学习对您的创作或者其他方面有什么影响吗?

崔榕:新闻对我来说更像个资料库。不论对什么类型的写作者来说,现实发生的事情总是最好的构思来源,因为真的会有很多超出你的常识但又非常合理的事情,了解这些事情的过程是一个把想象世界降落到地面的过程。尤其一些能上新闻的事情,很多时候带着很极端的情况,就很像是文学里“典型事件”“典型人物”那种概念,其实是非常好利用在小说里的。

问:您写小说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创作原则?您会非常注重小说与现实的联系吗?映射现实和畅想未来是否冲突?如何将两者进行结合?

崔榕:创作原则这个问题有点大。作者都是自己摸索着成长的,有些时候很多都是直接内化的,可能没怎么提炼过。对我来说,小说的概念可能不同于传统观念,而是“去看别处的生活”的一个途径,以及从中寻找自己。我认为我的小说都是一个寻找过程,虽然我通常把世界观放在国外,或者架空到另外的世界,它最终找到的还是我自己。

幻想小说的真实,不是现实的完全真实,在于人物行为的真实和各种事件的真实。而想要寻找这些真实,还是得从现实生活中寻找。不论是什么样的类型载体,其中最重要的构成要素——“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同时也要考虑科幻的环境的不同会给人们的思维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嘛。如果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下角色们的思维还是和普通人一样,这就又有些不真实了。这些东西都要不断地寻找,让一切都有生根发芽的根基,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目标。

问:女性作家创作的科幻文学是否有其明显的特征?

崔榕:我觉得性别不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如果你说的是女性更善于情感表达和爱情描写,我不是特别适合站出来当个例子。实际上说,很多情况下我都是用男性视角进行写作的,因为很多时候这样写,我个人感觉会更方便也更简洁有力。一般来说男性角色的执行能力也更强一点。我其实很担心说以后如果我成了一个作家,人家一听说我是女性,会不会自动想“哦,这又是个写言情的”。我不希望自己被摆到那种位置。

我大一的时候看过一本书,是一个博士论文,题目是《女性写作和性别认同》,里面提到了一个很有趣的地方:不同的女性作家采取的性别视角都不太一样。有些使用男性视角,有些使用女性视角,有些使用中性视角,有些则是什么性别的角色就使用什么性别的视角。我现在基本上就应该偏于男性,但是我觉得更好的情况是根据角色来选择,这是我未来的一个努力方向吧。

或许以后我也要学着再“女”回去也说不定,作为一个年轻人,我还不是特别想被定型,包括被性别。

问:现在保持在一个什么样的写作节奏上?写作一般是在固定的时间段还是根据灵感即兴创作呢?如果出现拖延症或者瓶颈期会怎么办?

崔榕:最近有很多事情,时间比较混乱,很难维持写作的精力。以往的节奏是每个月保持一到三个短篇,不写的话感觉人生虚度岁月,有的时候实在写不出来也是挺难熬的。比较好的是有灵感能支持写下去的时候,那时候整个人的状态都会好起来。

瓶颈可能在于因为我是很依赖灵感冲动的那类人,有想法了就写,很多时候因为没有办法深挖或者遇到能力不足的时候就会卡住,可能要依赖下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灵感火花再次启动。

问:最后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

崔榕:我觉得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困难的是正视自己吧。比起之前的浮躁,近些年来心里稳定了一些,因为感觉自己终于找对了路子,也因为自己比以前更清楚了自己的斤两。当你觉得自己很好很出色的时候,可能正是盲目的时候,而对自己有所不满的时候,才能获得进步。所以虽然苦恼很多,收获也是最大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